丝瓜视影视

星期二, 6月 8, 2021

“罢了罢了,下去吧,下去吧。”

福王双手抱着自己的肚子,开始向城下走。

城楼下面,有一顶轿子在等着,旁边,还有数十名护卫。

据说,平日里在府邸内福王也都是习惯坐轿。

一般来说,在宫内的话,贵人们坐輦倒是很常见,但那也是因为皇宫太大的缘故,而福王则是太胖,不喜走路。

当福王入轿后,新任绵州知府主动走上前,开口道:

“王爷,今晚还是住下官的别院吧。”

“不了,还是住府衙吧,朝廷章程不可废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诸位大人不用送了,早些回去歇息吧。”

周遭一群绵州城内的新任文武一起向轿子行礼。

起轿,

红色悠闲自在

脱离了这些地方官后,

轿子匀速平缓地行进至了府衙门口,

门口的护卫们主动打开了府衙大门,让轿子径直进去。

虽是晚上,但府衙内灯火通明,一些砖瓦角落或者是柱子缝隙处,你甚至还能找寻到残留发黑的血渍。

数月前,一支燕狗忽然杀入城内,直入府衙。

柱子上的那一行字也已经被擦去了,但所留字之人的名字,却已经被很多人记在了心中。

破城入府杀人留字,

那个叫“郑凡”的燕人守备官,可以说是将属于燕人的那种嚣张跋扈给诠释到了极致。

轿子一直入了后院,后院的血腥味,其实更重,当然了,闻,是闻不出来的,但一想到那一晚多少个大人在这里被割下了首级,一具具无头的尸体杂乱地铺陈在这里,似乎着后院的风,都变得有些阴森起来。

福王终于下了轿,

在一名贴身宦官的搀扶下走入了屋子。

屋子里,烧着两盆炭火,福王落座后,宦官马上打来了热水,并亲自帮福王脱下靴子,开始帮福王泡脚。

福王的脚踝,已经有些青肿了,还是因为身体太胖外加平日里缺少锻炼的缘故,这几日路程奔波,脚下浮肿也属正常。

宦官很是贴心地帮忙按摩,舒筋活血。

一边,自有侍女送上茶水,福王伸手接过,开始喝茶。

厅堂里,还站着一名身穿皮甲的中年男子,还有一位身着臃肿锦袍的文士。

“呼……”

福王长舒一口气,

放下了茶盏,

道:

“你们觉得可笑不,那些读书人平日里常常说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,什么自养浩然正气,到头来,居然连这府衙都不敢住进来。”

这座府衙,虽然还挂着府衙的牌子,但新上任的知府等人却没有再选择这里办公,而是租赁下了城内的一座别院。

原因很简单,这座府衙死过人,死过很多很多人,而且死的,还是他们的同类。

文士则开口道:

“说不得他们还在嘲笑王爷太过胆小,半点不敢逾矩。”

钦差出使,处处都有章程,你住什么地方更是极为重要的一项,当然了,别的钦差可能不会特别在意这个,讲究个因地制宜。

但福王是藩王,朝廷一直对藩王的看管极为严格,那些文官们更是会死死地盯着藩王的任何出格举动。

大乾的藩王是尊贵的,因为他们姓赵。

但大乾的藩王又像是一个个光鲜亮丽的痰盂,每个有正直感的读书人都会向里面吐痰。

不管什么时候,骂藩王,骂这群国之蛀虫,都是大乾的政治正确。

也因此,藩王们都只能在自己封地府邸里闷着头过自己的日子,封地很大,但他们连府邸都很少出,甚至,几年都不会出一次城。

“嘲笑就嘲笑吧,他们不也一样在嘲笑杨老狗么?”

福王心平气和地说道。

他这副形象,确实是很“心宽体胖”。

“王爷,您先前在城墙上,可也是嘲笑过杨太尉。”

“没办法啊,文乐,想和一群人打好关系,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他们一起骂一个人,朝堂上这阵子可是群情激涌,弹劾杨老狗的折子据说已经堆满了御书房。”

说到这里,福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四层下巴,

道:

“只是一路走来,说句心里话吧,杨老狗也不容易,而且是很不容易。”

那位名叫文乐的文士也点点头,道:

“杨太尉不易。”

“本王是晓得那帮太监的,下面没了,天生不全,文官为了名声,可以不惜去骗廷杖,但太监,其实比文官更想要名声。”

因为他们更渴望,证明自己。

福王抬起左脚,示意身下的宦官帮自己擦脚,继续道:

“但一路走来,咱大乾的边军到底烂成什么样子了,以前是知道点儿,但这次亲眼看见了,才知道居然已经这般离谱了。

大乾边军八十万,每年朝廷税赋支撑着这里,但真正活在人间而不是仅仅是活在册子上的,可能得打个对折。

剩下这四十万人里,还有被发配成私奴苦力的,杨老狗的三镇兵马,真正能调动出来的,可能也就二十万的样子,或许还不到这么多。”

说着,福王伸手指了指站在那里的一身皮甲的中年男子,道:

“孟珙啊。”

“末将在。”

“你说说,杨老狗要是敢主动率军出击,会是个什么下场?”

“回禀王爷,燕人靖南军五万,但加上其后营和地方守备部队,也能有十数万人。”

在军事上,乾国人对燕国人,向来是没什么信心的。

这一切的根源,还是在于当年初代镇北侯三万破五十万的一战,彻底打垮了乾人的武运脊梁。

“唉,人数都持平了啊。”

福王叹了口气,

人数和燕人持平,

那还主动打个屁!

“王爷,燕人的靖南军,可是骑兵。”

乾人少骑兵,这是百年来的结症。

燕人的马场比乾人好,外加燕人还毗邻荒漠,无论是去买还是去抢,他们的战马都是不缺的。

但乾国不同,不过,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,乾国富,所以也做过自己的马政,但最后都无疾而终了。

投入了很多,却始终没见过多少浪花。

“杨老狗这个人,本王虽然一直骂他,但他的本事,本王还是服气的,他能坐上这个三边都督的位置,也不是靠他那仨侄女。

这些年,国内叛乱不少,杨老狗率兵都一一平定过了,是个有谱的。”

这也是杨太尉为什么能当上太尉的原因了,以阉人之躯,居如此险要位置,文官们却也捏着鼻子认了,这里面,其实也有文官们也是在心里承认,这个太监,确实会打仗。

“朝廷群情汹涌,都在骂杨老狗避战怯战,大有要将其招回上京换人来做三边都督的风向,你你们可知,是谁按下了这股风议?”

文乐和孟珙一起摇头。

“是韩相公。”

文乐和孟珙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
要知道,这位韩相公和杨太尉可是最不对付的,昔日杨太尉还没外放出宫廷时,韩相公就曾亲自向杨太尉开战,说其蛊惑君王扰乱宫廷,差点迫使杨太尉被赐死,最后虽然没死成,但也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。

“意外么?”福王笑了笑,“不止是韩相公,还有富相公司马相公,诸位相公,都按下了群情激愤,一起向官家作保,这才使得杨老狗能继续坐在那个位置上。”

福王的脚被擦干净了,落入靴子,他本人则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,道:

“朝堂上的诸位相公们,并不糊涂啊,若是往常时候,撤下杨老狗,诸位相公们大概是乐见其成的,但这时,不合适。

撤下避战的杨老狗,再送一个人上去,那个人无论是谁,都不敢再走杨老狗的老路,肯定要找机会和燕人主动打一场的。

官家可能并不是很清楚咱们大乾这边军到底还剩下几分成色,但相公们是清楚的,也明白,咱大乾的边军就剩下这点家当了,要是真打没了,可是连糊窗户的纸都找不着了。

所以,为了平复朝议,才会让本王这个废物一般的藩王领钦差身份来斥责杨老狗。

呵呵,真要斥责,怎么可能选本王去做这个钦差呢?”

福王对自己的定位,很清晰。

文乐拱手道:

“王爷自谦了。“

“没,本王没自谦,其实,朝堂上的诸位相公们做得好啊,本王先前还真担心官家会一封诏令下来,把杨老狗给撤掉或是换个人上去。

本王的封地就在滁州,一旦让燕狗攻破三边,第一个要遭殃的,可就是本王了。

不过,现在心里踏实了。

十五万西军已经开赴过来了,还有五万狼土兵,禁军也开拔出十万来,东南沿海那儿前些年一直忙着清剿海匪的祖家军,也被调拨了五万北上。

差不多算算,三十五万大军已经上来了,呵呵。”

西军,一直在大乾西南地区镇压土司们的叛乱,那位刺面相公,也是西军出身,可以说,西军,是大乾最为依仗的一支野战精锐。

狼土兵则是归顺朝廷的一部分土司所有,作战凶猛,只要朝廷给钱给粮,他们就会愿意为朝廷厮杀,最早,也是被刺面相公收服的,也因此,虽然这些年西南地区偶有乱事,但都不成气候了,再也不可能重现数十年前糜烂整个大乾西南之规模。

祖家军乃大乾东南沿海之精锐,亦是可战之军。

至于禁军……

福王猜不透,因为和边军一样,大乾驻扎在上京的禁军,也一直号称是八十万,但天知道这八十万禁军有多少人是整天待在码头上扛货做生意的?

据说韩相公最早是想调拨二十万禁军北上的,结果却………凑不出来,只能拼凑出了十万先开拔上路。

西军狼土兵和祖家军,福王是信任的,但京中禁军,福王只能想着别太掉架子就行。

但再算算已经得令从各地各郡国开拔的地方厢军,估摸着也能再凑个十万出来,实在不行,当当辅兵帮忙守城也是可以的。

“他燕狗想南下,就南下试试呗,看看能不能啃得动我大乾的三边重镇。”

四十五万援兵,虽然里头有十万禁军和十万各地厢军需要打一个问号,但加上杨老狗手上的三镇兵马,拿来守城而不野战,福王觉得,自己回封地后,这觉也能睡得踏实了。

“相公们,也是不容易。”文乐开口感慨道。

“可不是么。”福王笑了笑,继续道:“这天下,早就被蛀空了,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凑出这般多的兵马北上,已经实属不易,这接下来的粮草转运,也是一件极让相公们头疼的事儿啊。”

“当下之局面,我大乾只需守住北边三郡,将燕狗拦住,燕狗自己,大概就要撑不住内乱了吧。”文乐如此说道。

这其实也是郑凡和瞎子的看法,大燕如今局面看似烈火烹油,但终究难以持久,迫切地需要对外开拓的巨大胜利来转移国内的矛盾。

否则,这马踏门阀的副作用,就会慢慢反应出来。

“相公们也是这般想的,燕狗皇帝确实是个狠角色,这一刀砍下去,天晓得那些数百年传家的世家还能剩下几个?

只是,燕狗皇帝这般嗜杀,拼了命的穷兵黩武,终究是取死之道,断不能长久。

且官家已经派出其他三路钦差出去了,那三路的规格,可比本王高得多哟,呵呵。”

三路钦差,其中两路很好猜,楚国一路,晋国一路,燕人皇帝既然已经向乾国挥舞起了马鞭,另外两国肯定会在唇亡齿寒之下做出反应。

至于第三路钦差……

文乐先是疑惑,随即释然。

福王点点头,道:

“没错,就是荒漠。”

“如此这般,我大乾只需坚守三边一年,那燕国,就得在内外交困中自溃!”

文乐的眼睛里在放着光。

福王伸手揉了揉自己肥肥的脸,

道:

“其实,本王不喜那些文官,因为他们总喜欢盯着本王咬几口,沽名钓誉博名声,但本王不得不佩服的是,那几位相公,确实是不一般。

呵呵,本王觉得,那燕狗皇帝他们,可能还在做着朝廷将杨老狗撤下来的美梦呢。”

兵力调拨,战略制定,合纵连横,一条条,一件件,可以说已然将政治智慧发挥到极致了。

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做出这一系列的计划,已然是相当难得。

文乐此时却有些怅然道:“只是可惜了,要是我大乾……”

这些话,开了个头,却没说下去。

要是大乾八十万边军和八十万禁军,没有废弛,不是大半都只活在兵册上的话,应对燕狗,当能从容许多。

要知道,大乾每年花费的粮饷,可是实打实按照兵册上发放的,却一直在供养着数十万不存在的人……

“我大乾,出不了田无镜。”

福王开口道。

燕国的事,其实早已经传入乾国了,这些年,乾国的银甲卫对燕国的渗透和谍报工作,做得很不错,至少,银甲卫的表现,远超大乾边军的表现。

文乐脸上出现了讪讪之意,田无镜,自然是做不得的,诸位相公们也不可能去学他,明知道大乾三冗问题所在,但一直没人能去改变,因为他们自己本身,包括诸位相公们自己的家族,自己的门生故吏,都是这其中的一员。

当改革需要革自己时,自然就革不下去了。

“孟珙,你为何不说话啊,这次杨老狗点名让本王带上你一起来,可见杨老狗是真的赏识你啊,一路随行多日,本王也知你不是个爱说话张扬的性子,但需知人生机遇,重在一个‘抓’字。”

孟珙闻言,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。

他自然清楚,今晚的谈话,与其说是福王嘴巴闲得无聊了,想要说点什么,其实还是福王在有意地提携自己。

福王将自己获得的情报和能知道的细节,都说出来,告诉他,也是为了明日见到杨太尉后,自己能有所表现,这是大恩。

孟珙跪了下来,

诚声道:

“末将,谢王爷提携。”

“快快起来,快快起来,这话可不能说出去,本王就是个茅厕,臭不可闻,可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你和本王的关系,否则难免耽误了你。”

此话说得诚恳。

孟珙对着福王磕了三个头。

这是把福王当作自己的长辈了。

孟珙,出身孟氏。

其父当年曾是刺面相公手下的总兵官,当年那一场西南叛乱,其规模空前巨大,最终由刺面相公平定,其父身为总兵,更是曾仅率八千乾军苦守西南孤城一年等到了援兵。

刺面相公用兵一向胆大激进,但正因如此,孟珙之父的作用就更为凸显,每次激进用兵之时,都需要一位善守的将领来把守命门,孟珙之父就是这般,但凡他守的城,就从未被破过。

善守,可以说是孟家的家传本领了。

只可惜刺面相公黯然结局之后,孟家因为曾是其臂膀助力,也被远远地打发了。

这一次,杨太尉是想到了这位孟氏后人,其用意,更是不言而喻。

“孟珙啊,你且说说你的看法,本王,帮你审审。”

明日就要见杨太尉了,就如同要考试了。

福王其实真没打算在孟珙身上捞取到什么好处,他作为藩王,想捞取好处的唯一法子就是造反,之所以帮孟珙,真的只是出自于爱才之心。

孟珙深吸一口气,

似乎有些犹豫。

“说,大胆地说。”福王鼓励道。

孟珙点点头,

道:

“诸位相公的安排和杨太尉的决断,都没有错,王爷说的话,也没有错。”

“再说点儿。”

孟珙先后退了一步,对福王躬身行礼,

道:

“但,王爷不知兵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福王。

“咳咳……”一边的文乐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福王倒是洒脱地笑笑,道:

“本王要是能知兵,那可真就……”

大乾把藩王当猪养,那福王就把自己吃成一头猪;

真要藩王知兵懂打仗,朝廷怎么可能放心?

“杨太尉的决断,也是极好的,但杨太尉,其实也不知兵。”

杨太尉确实曾率军坐镇平定过多起叛乱,但那面对的多是农民土匪流寇为主的叛乱。

“你继续说。”福王的脸色,开始沉了下来。

“诸位相公们的安排,也是极好的,但相公们,其实也不知兵。”

这意思就差直接骂诸位相公们只会夸夸其谈纸上谈兵了。

福王有些不解了,

问道;

“还有么?”

“有。”

“继续说。”

“王爷,燕人朝廷的李梁亭和田无镜,他们如今之地位,比之我朝诸位相公如何?”

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福王回答道。

天知道那燕皇是怎么想的,竟然敢这般信任两位统兵大将兼勋贵!

“末将想说的是:

李梁亭和田无镜,知兵。”

————

感谢汪小南丶和焱燚丶Faint的飘红。

这一章是为了下面的大剧情做铺垫,不是为了水。

其实,这本《魔临》,我写得很尽兴,也很任性,我希望写出更多有意思的剧情,写出更多有意思的人物,所以一直感激订阅和支持的读者,还有发弹幕的小伙伴。

刚开始上架时,咱们的首订成绩确实不如龙处女座《深夜书屋》。

但作为一本发在悬疑灵异频道的玄幻书,能有这个成绩,真的很牛叉了。

最让我满意和惊喜的是,每天跟订阅读的小伙伴很多,作为一个网文作者,能任性的写自己的故事,尽情地文青一把,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,而且,还有你们的喜欢和支持。

谢谢大家。